科技可以如何幫社會解決問題?關鍵只有一個

2020年是多事之年。肺炎疫情爆發,一連串地震、水患,還有史上最嚴重的加州大火,全球都在問:科技可以如何幫社會解決問題?

時代演進,隨著「Tech for Good」的概念興起,科技與社會貢獻之間不再非黑即白,而是走向互利共好,兩端同時發展的光譜。

微軟、谷歌等大型企業們從自身科技優勢出發,發揮社會影響力;我從企業界出身,為打造跳脫既有勞務市場的框架、適合身障就業的創新商業模式,決定社企創業,看見科技為社會議題帶來改變的可能性。

彼此起跑點不同,卻都朝向Tech for Good的願景邁進,並且藉此帶動企業轉型。

從創投到實戰,失敗29次

在說明什麼是「Tech for Good」之前,先來看看我百轉千廻的創業故事。

我是跨國科技業出身,一直以來處理的都是產品,而不是人。做過CEO特助,專責策略規劃、優化管理流程,也當過行銷主管主責好幾年大案子;但過了而立之年,心裡卻一直有股聲音:這是我要的人生嗎?

2008年加入若水,從社會企業的創投開始做起。當時在台灣,社會企業的概念剛崛起,很不容易找到理想投資標的,向外發展不算順遂;但在創辦人張明正引導之下,對內建立起開放、無畏、no bullshit的企業文化。許多第一代的若水人,都是帶著這樣的信念在台灣開枝散葉。

2010年,若水改變經營方向,進入第二階段的發展,捲起袖子投入社會企業;從創投到實戰經營,我是唯一的見證者,長達2年。為了尋找可行的創業模式,開始深入身障就業相關的機構蹲點、跑遍台灣做田野調查,中間探勘了29個專案計劃,這才意識到自己對社會議題複雜度的想像很「天龍國」,離現實很遠。

或許有人會說,「若水還不是有富爸爸加持才能走下去?」但隨著開始經營社會企業,我開始深切地明白,不是有資源就能解決問題;而是在持續、願意直面社會問題的糾結後,戰戰兢兢修磨出來的思維和運作系統,才是生存關鍵。

好比,弱勢勞動力市場存在著「排擠效應」,身障者、中輟生、更生人、二度就業婦女等族群,共同競爭一份工作。貿然創業,可能造成弱勢取代弱勢,幫助到一個弱勢族群,卻影響另一個弱勢族群的生計。
同時,社會議題背後的成因有很多面向,牽涉到當事人、家庭,甚至社會體制,光靠單點或單次的作為,無法真正解決問題。

我不禁反思:企業以為的善意,能否真正從根本解決社會問題,還是又製造了另一個社會副作用?我該如何做到商業規模化及永續發展,發揮最大的影響力?

於是,我決定跳脫傳統勞力密集產業,鎖定有高度成長可能的科技業,作為「Tech for Good」的創業起點,用創新商業模式,開創全新的身障就業市場。

從零到一,打造一個Tech for Good的系統

剛成立BIM(3D建築資訊建模)事業部時,大家都不覺得我做得成,因為大眾對身障就業的想像,侷限在清潔、烘焙或工廠作業員,而不是科技業的核心人物。還有人問我:「妳找的員工,是從鷹架上掉下來的營建工程師嗎?」

於是我開始招募擁有工程設計、施工實務經驗的專業工程師,著手一起做流程再設計,把入門門檻高且複雜的建築工項,拆解成身障者能上手的小工項,訓練他們成為專業建模師;一路晉升台灣前三大BIM團隊,攻下公共建設、醫院和大廠機房的百萬大單。

有了成功先例,2018年底進一步成立AI數據處理服務事業部,訓練居家身障者成為AI數據標註師;目標是同時解決AI產業客戶的大量數據處理,以及全台14萬居家身障者的就業需求。

為了這群手速較慢的身障標註師,團隊研發工作用的科技輔具、身障者友善的 UX / UI 設計並搭配多元智慧標註工具箱,並透過數據dashboard,將教育訓練和支持系統的規模化,使Tech for Good作為一種「實現善的工具」,提升AI數據專案的品質和效率;2019年進一步成立日本分公司,接日本客戶的百萬專案。

若水的商業模式,同時兼顧Make Money與Make Meaning。(圖片來源:若水國際)

什麼是Tech for Good?

創立科技相關的社會企業,是我對「Tech for Good」的實踐;其他科技人與企業,對這個抽象的概念,定義各自不同。

英國網域名稱註冊公司Nominet執行長Russell Haworth引述英國科技博主Joe Roberson,指出一般的共識是「一群致力於用科技來解決社會、經濟和環境挑戰的人」,並須滿足「協作」「使用者主導」和「結果符合道德規範」等條件。

Tech for Good中的Tech意指科技(Technology),而非科技公司(Tech firms)。Good則是指解決社會、經濟或環境議題,the greater good或common good。
2018年起,法國總統馬克宏連年舉辦Tech for Good高峰會,邀請 IBM、微軟、臉書、英特爾等科技巨頭出席。他強調科技公司應不只追求自身獲利,更應肩負「社會領路人」的角色,做到社會共好,包括未來工作、環境、教育、多樣性、經濟包容五大範疇。

全球最大管理諮詢公司Accenture則認為,「開發新市場」是重點。人類已進入第四次工業革命,下一個大躍進的契機來臨前,所有企業必須重新審思自己的市場戰略位置,找出新的市場;而機會就隱藏在社會、金融和環境等Tech for Good議題裡。

這塊尚待開發的市場大餅,無法一人獨食,必須形成一個包含政府、學界、企業與社企、非營利組織及社會公民構成的創新生態系,各司其職、通力合作,才能真正擴大影響力與利潤。

另一方面,麥肯錫2019年發表的報告《 Tech for Good:用科技彌平動盪並提升人類福祉(Using technology to smooth disruption and improve well-being)》,提出了不一樣的觀點。它不談市場供需,而是直指第四次工業革命的企業轉型問題。

新科技的出現,帶來失業、貧富差距等負面效應,但企業仍然可以積極管理轉型風險,實現整體經濟和個人福祉。水能載舟,亦能覆舟,Tech for Good作為一種「實現善的工具」,可以讓員工訓練更精良、減少壓力,有更好的健康和心理素質,提高生產力。

各界對Tech for Good的詮釋不同,但我相信孟子所說:「君子和而不同」。所謂的和,指的是各方基於共同的願景,追求合作的利益最大化,而不只是單方面的獨善其身。

Tech for Good 將是未來產品研發、企業轉型,還有徵才求職的重點趨勢。然而,想要真正用科技改善組織問題,甚至解決社會議題,光靠技術研發力或良善的初心是做不到的。創業十年來,我學到一件事:

想改變世界,最重要的是要有「系統觀」。

看見科技創新的可能性,延續到下一個世代

要解決社會議題,無法單靠一己之力,任何一個角色的參與都是關鍵。回頭看若水創業之路,其實一直致力打造一個共好的「Tech for Good 系統」。

根基在長年深耕的若水企業文化之上,這個系統不只是提供身障科技輔具或單點的幫助,而是一個生態平台,讓身障者成為有職涯發展的專業人力資源,企業、政府等角色也能與若水銜接,互相協作。

沒人開始,我們就反求諸己,先把商業模式建起來,讓社會看見可能性,當大眾愈來愈能認同科技與創新的力量,屆時各方都能在若水這個平台上運轉起來。

創業的過程就像蝴蝶效應,重要的是不停止拍翅膀,直到產生風暴。我相信有朝一日,科技與善意兩條線終會碰頭。那是下一個世代的模樣。期待用 Tech for Good 系列文章,拋磚引玉,點亮更多科技創新的力量。

(感謝本文協同研究者王茜穎)

走在為好事創新的路上,不小心卡住了嗎?
在為社會創業、創新的路上,面對分岔路,難免失去方向感。 有任何關於職涯選擇,或是團隊管理、商業機制的的疑惑,歡迎寫信給S室長聊聊。

👉室長信箱:service@flow.tw

延伸閱讀
下一波大成長來臨前,微軟、谷歌等科技巨頭都在想的事
不怕失敗29次,因為下一次會更對!
在什麼時間點投入不重要,重點是你有多了解使用者需求?